科技訊 北京時間9月19日上午消息,CEO史蒂夫·莫倫科夫(Steve Mollenkopf)表示,高通與之間曠日持久的僵局進入了一個新階段,雙方都越來越傾向于達成和解。
  未來幾個月時間內,高通與蘋果要在美國、中國、德國以及其他管轄區的法官和陪審員面前陳詞。通常在進行昂貴的公開程序之前,有關公司都會選擇達成和解協議。
  “現在的情況下,達成這一協議是可行的。”莫倫科夫在彭博社的電視采訪中說道,“一直以來,法律程序往往會讓雙方改變自己的觀點。”
  莫倫科夫并未透漏和解是否正在進行中,也未預測何時兩家公司將達成和解。
  雙方的法律糾紛已經持續發酵有兩年時間了,這也讓高通與蘋果處于敵對關系。蘋果指控高通以不公正的手段利用自己在移動調制解調器領域的領先地位,迫使客戶支付過高的專利使用費。而高通則起訴蘋果公司侵犯其專利,并試圖在一些國家停止銷售和出口iPhone收購手機
  這場法律糾紛以及相關的管制問題影響到了高通盈利最高的一項業務。公司擁有的專利涵蓋所有現代移動系統的基本原理。而智能收購手機制造商必須支付高通專利使用費才能使用其知識產權。這項高利潤的營收讓高通成為了行業巨頭,但是蘋果和其他一些公司近些年來則拒絕支付其數十億美元的專利費。
  莫倫科夫一直都很鎮定,他稱與蘋果的這場糾紛是商業糾紛,隨著時間的推移,糾紛是能夠得到解決的。他的鎮定讓一些投資者感到失望,尤其是其他問題也在接踵而至。高通收購競爭對手恩智浦(NXP Semiconductors NV)的計劃此前已經宣告失敗,而高通自己也成為了Broadcom惡意收購的目標。三月,美國政府阻止了這項交易,高通股價在四月遲些時候達到了兩年來的最低位。
  但是在這些混亂的交易之下,卻掩藏了高通今年來在專利問題上取得的進展。今年,中國臺灣撤銷了一項此前宣判高通有不正當商業行為的裁決。全球最大的智能收購手機制造商三星電子也同意支付高通專利使用費,并且不再支持韓國起訴高通。高通與其他公司的一些專利糾紛也在取得進展,分析人士稱是華為與高通之間的糾紛有了進展。
  從四月遲些時候開始,高通的股價激增了50%左右,現在是從2014年底開始的股價最高位。
  目前,莫倫科夫甚至談及到高通與蘋果重新進行合作的可能性。鑒于蘋果已經從iPhone中移除高通的芯片,轉而選擇其競爭對手的調制解調器,這一目標著實有些難以實現。
  莫倫科夫表示,如果高通能夠繼續以更快的速度比其競爭對手改進芯片,那么在法律糾紛結束之后,蘋果和高通沒有理由不會再次展開合作。
  “對于高通來說,沒有比蘋果更好的合作伙伴了。”莫倫科夫在采訪中說道,“移動行業的科技巨頭與產品領先者合作,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堆堆)


  科技訊 北京時間9月18日晚間消息,公司(以下簡稱“蘋果”)近日提出了一項新專利申請,涉及到一款頭戴式顯示設備,支持增強現實(AR)、虛擬顯示(VR)和全息內容。
  據專利申請文件顯示,這款設備的鏡頭是可以調整的,可以使用Siri語音進行操控。
  該項技術可能涵蓋的產品包括便攜式消費電子產品(收購手機、平板電腦、智能眼鏡和其他可穿戴設備)、汽車等駕駛艙內的顯示設備,以及其他顯示設備(投影儀和電視等)。
  蘋果稱,這樣一款電子設備,如頭戴式顯示設備,將擁有一套顯示系統,用來生成圖像;一套擁有有一個或多個波導的光學系統;以及用于傳遞圖像的輸入和輸出耦合器系統。(李明)


  科技訊 北京時間9月18日晚間消息,愛爾蘭財政部長帕斯查爾·多諾霍(Paschal Donohoe)今日表示,公司(以下簡稱“蘋果”)已經補繳了全部143億歐元的稅款。
  歐盟委員會2016年8月裁定,蘋果在愛爾蘭非法逃稅131億歐元(約合153億美元),蘋果必須要將這部分稅金返還給愛爾蘭政府。
  按照計劃,蘋果應該在2017年1月向愛爾蘭政府補繳這筆稅款。但由于蘋果和愛爾蘭政府均對歐盟的裁決提起上訴,再加上愛爾蘭沒有托管這筆特殊稅款的賬戶,此事被拖延。
  今年5月,蘋果將第一筆15億歐元(約合17.6億美元)的補繳稅款存入愛爾蘭政府設立的一個代管賬戶中。
  而多諾霍今日稱,蘋果已將131億歐元的稅款,外加12億歐元的利息,總計143億歐元全部存入代管賬戶中。
  雖然蘋果已補繳全部稅款,但愛爾蘭政府不會立刻動用這筆資金,而是要等待上訴案的結果。多諾霍預計,上訴案可能持續數年時間。(李明)


  李娜
  依舊是那個“高高在上”的蘋果,動輒上萬元的售價依然讓它成為收購手機品類中最“傲嬌”的品牌,但面對這樣的對手,在技術路徑上逐漸走出自己方向的國產收購手機廠商們并不感到懼怕了。
  9月13日凌晨3點,就在被稱作科技界“春晚”的蘋果新品發布會后,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發布了一條,稱“穩了,我們十月十六日倫敦見”。華為將在10月16日發布Mate20,在今年二季度,華為收購手機出貨量第一次超過了蘋果。
  “目前中國高端機競爭態勢跟數年前發生了很大變化,所以新iPhone的競爭對手較以往更多。”Canalys分析師賈沫對記者表示。
  走出“千機一面”
  “千機一面”曾經是國產收購手機身上撕不去的標簽,除了供應鏈處于弱勢地位外,“蘋果效應”下現成的市場蛋糕其實是最大的誘惑。這就像是有人給出了標準答案,國產收購手機只要照著抄就可以了。
  供應鏈上甚至出現了蘋果周期,如果趕上蘋果新機上市,高端元器件也可能變得緊俏起來,這時候大部分的收購手機廠商都需要繞道而行,尋找替代方案或者等待生產線量產,但做著蘋果周邊生意的商家們卻翹首期盼著這一年中,最好的生意周期到來。
  “那時候供應鏈也很期待蘋果的發布會,但也會很害怕,很多人一年就賭這樣的一次機會,看一下技術趨勢。”上游供應鏈廠商深圳市匯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張帆對記者表示,但今年,很多人也許不會特別盯著發布會了。
  在張帆看來,曾經遙不可及的蘋果正在變得可以“追趕”,國內的終端廠商從軟件設計、功耗到外觀設計都有很多進步。
  早在2017年的4月,vivo就召集收購手機行業頂尖的供應商們到東莞總部,vivo告訴他們,合作方式和合作節奏要調整。簡單來說,vivo要重注加碼科技創新,一改之前的技術跟隨策略,在涉及收購手機創新的關鍵領域提前布局,要把技術跟蹤、合作的周期提前到18個月,甚至36個月。這是因為,收購手機公司之間的競爭往往拼的是創新技術紅利期的前半年,甚至3個月時間。
  但這樣做也有風險。技術的完善周期需要時間。收購手機新品能否成功享受“新科技”傍身所帶來的出貨量紅利,更大的考驗在于廠商們對供應鏈的掌控能力以及供應鏈的制造和技術能力,并且,要有“冒險試錯”的準備。
  “在比較早期時,為縮短產品面世時間,下風險訂單,雙方各承擔一半,客戶愿意冒一定風險。”張帆認為這樣的模式雖然不能簡單地被復制,但不否認對于客戶來說,這是一次市場突圍的機會。
  根據市場分析公司Canalys的數據報告,2018年第二季度中國智能收購手機市場出貨量回升至1億部以上,相比第一季度的9100萬部,出貨量明顯增加。其中,出貨量市場份額排名前四中,vivo排名第三,在二季度的增速為30%,高于其他品牌。
  vivo產品總監黃韜表示,目前匯頂主要是做了類似攝像頭傳感器和調校的業務,而vivo則做鏡頭類產品。“我們在這些方向上投入了巨大的資源,并掌握了其中一部分我們認為的關鍵技術。但如果虧損了,造成的損失vivo和匯頂一人一半。”在低迷的市場環境下,試錯的成本和成功突圍相比,顯得微不足道。
  “山寨”國產收購手機
  國產收購手機廠商通過激進的技術戰略打擊對手,但蘋果的反擊也沒有停止。
  看完蘋果的新品發布會,有人評價道,整場發布會唯一的“亮點”或許就是新iPhone終于支持雙卡雙待,其中一張卡延續過去的實體nano-SIM,另一張卡為內置的eSIM虛擬卡。蘋果還專門為中國用戶準備了擁有兩張實體nano-SIM卡槽的定制版iPhone。
  看上去,這次是iPhone“山寨”了安卓機。
  此外,蘋果收購手機卡槽的設計與前不久OPPO發布的FindX收購手機幾乎一樣,淘汰了此前的三合二卡槽設計方案,看上去蘋果正在“借鑒”更多競爭對手的方案。
  “蘋果也在價格上抵御國產收購手機的競爭,比如在產品上增加不同內存的版本。”市場研究機構Counterpoint研究總監閆占孟對記者表示,蘋果整體競爭的壓力會比較大,年底或者(明年)年初的調價會是關鍵。
  “蘋果銷量下滑的主要原因還是太貴了,國產收購手機廠商的定價策略比較激進。”閆占孟對記者表示,此次大尺寸的iPhoneXsMax價格創出新高,可以看得出蘋果在高端市場的信心,但在銷量上,依然面對來自國產收購手機的擠壓。
  數據表明,華為正在銷量上超過蘋果。


  各大收購手機廠商陷入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