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深圳的三星電子通信有限公司大樓
  5月2日,三星電子中國獨家向新京報獨角鯨證實,其深圳公司確已撤銷,將妥善安置員工、再就業等。深圳三星預計在5月啟動清算流程,將對94名在職員工發放“遣散費”4617.79萬元。
  5月2日,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镕出差中國深圳。這是他于今年2月出獄后第二次海外商務之旅,一個月前他曾到訪加拿大和歐洲。
  此次陪同李在镕一起出差的三星高管主要以終端產業鏈上游為主,包括三星半導體業務負責人金奇南(Kim Ki-nam)、存儲業務負責人金喬永(Jin Gyo-young)、系統LSI業務負責人 康仁燁(Kang In-yup),以及顯示器公司CEO 李東勛(Lee Dong-hoon)。
  三星官方獨家向記者回應表示,目前可以確認的行程只有5月2日與比亞迪高層的會面。一位比亞迪前高層告訴記者,比亞迪幾乎為三星電子生產了全部金屬外殼產品。
  然而,就在李在镕出差深圳前幾日。有媒體報道稱,深圳三星電子通信公司(下稱深圳三星)將被撤銷,除了6名韓籍高管外,約320名員工將于4月底全部遣散。
  對此,三星中國方面獨家回復記者稱,出于強化網絡事業競爭力的經營戰略性考慮,三星電子做出了注銷的決定。三星電子將妥善安置員工、再就業,并提供調職三星其他公司的必要幫助。
  不過,截至發稿時,天眼查顯示,深圳三星電子通信公司的工商信息仍為續存狀態。記者致電該公司官方電話,一位員工告訴記者,目前公司還有人,如需了解詳情,請來公司找專門人員了解,其他消息暫不能對外披露。
  深圳三星5月啟動清算 凈虧損2.94億元
  2002年1月8日,深圳聯通正式開通CDMA網絡。16日,時任韓國三星電子通信部總裁李基泰專程來深拜會時任深圳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李德成,就韓國三星電子有限公司與中國科健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投資的CDMA項目第一階段的進展情況進行具體的商談。
  當月28日,首批2萬臺“三星-科健”復合品牌CDMA收購手機在科健生產線組織生產,并將投放市場,年內深圳生產的三星獨立品牌CDMA收購手機面市。
  2月26日,深圳三星科健移動通信技術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2000萬美元。此后,幾經股權變革,公司變更為深圳三星電子通信有限公司,上海國資委下屬上海聯合投資有限公司持有5%股權,韓國三星電子株式會社持股95%,為控股股東。
  這是三星電子在韓國本土以外設立的首家通信設備制造工廠。
  不過,16年后,深圳三星公司因未能打入中國通信市場而選擇解散工廠,即將啟動清算程序。
  5月2日,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披露稱,上海聯合投資有限公司委托第三方公司申請轉讓其所持有的深圳三星電子通信有限公司5%的股權,轉讓底價為632.29萬元人民幣,交易價款支付方式為一次性付款,該轉讓保障金為189萬元。最終轉讓標的對應評估值為624.14萬元。
  該公告顯示,深圳三星位于深圳市南山區三星科健園,是國有參股企業。其經營范圍為研究、開發、生產、經營收購手機及網絡產品,并提供售后服務;從事收購手機及網絡產品的零配件的批發、進出口及相關配套業務。在職員工人數為94人。
  公告還披露了2016和2017年該公司年度審計報告和截至2018年2月28日的企業財務報告。年度審計報告顯示,過去兩年,深圳三星營業收入分別為18.1億元和23.4億元,凈利潤分別為6597.4萬元和9056.7萬元。企業財務報告則顯示,其營業收入為3924.4萬元,凈虧損2.94億元。
  事實上,深圳三星公司早已于3月就開始處置機器設備,提早進入遣散程序。
  公告稱經清查,評估基準日截至現場勘查日3月9日,深圳三星已處置機器設備共計40臺(套),賬面原值為203.7萬元,賬面凈值為59.5萬元,處置價值為69.1萬元;已處置電子設備共計122臺(套),賬面原值94.8萬元,賬面凈值9.3萬元,處置價值為8.8萬元。
  深圳三星預計于2018年5月啟動清算流程,將對過剩的存貨進行報廢處理,對報廢的存貨進行破壞性粉碎后由垃圾站回收,本次對過剩的存貨確定評估值為0元。與此同時,企業根據內部“N+4補償方案”計提辭退福利4617.8萬元,而根據深圳市國家稅務局國際稅務管理處通知,SSET需補繳企業所得稅,共計1.74億元。
  此外,企業應付賬款中應付暫估材料款共計1424.5萬元,是企業預計未來收到供應商提供的過剩原材料需支付的款項,上述原材料按單生產無法退回,本次評估以企業計提金額確定評估值。
  三星為比亞迪第九大股東 李在镕“出獄”后回歸一線
  資料顯示,比亞迪創立于1995年,業務覆蓋二次充電電池,收購手機、電腦零部件及組裝,以及傳統燃油汽車及新能源汽車以及其他新能源產品。2016年7月,三星全資子公司上海三星半導體出資30億元入股比亞迪,獲得1.92%股份,成為第九大股東。
  2月5日,首爾高等法院認定,李在镕雖然行賄了,卻是在前總統樸槿惠濫用權力之下的不得已而為之,這并非利益交換,而是“被索行賄”。并且,二審法官認定,36億韓元賄賂與李在容繼承經營權無關。當日,李在镕走出首爾看守所,
  2018年2月6日,被收押353天后,李在镕獲刑兩年6個月,緩刑四年,當庭釋放。
  李在镕獲釋后,三星公司結束了此前群龍無首的狀態。三星發言人對外表示,李在镕將恢復三星電子副會長的職務。他的父親李健熙是三星集團會長,2014年突發心臟病就醫后,三星的實際管理權逐步轉向李在镕。
  三星集團是韓國產業巨頭,除了電子行業,無論是傳統的食品、化妝品、造船、化工等行業,還是新興的酒店、汽車、購物中心等行業,幾乎都有三星的烙印。韓國統計廳公布數據顯示,2016年,三星營收占韓國GDP的22%。
  李在镕是三星集團的第二代接班人。三年前其父李健熙因心臟病失去行動能力后,李在镕已通過非正式渠道開始影響三星集團的重大決策,并且事實上是三星電子的核心決策人。與李健熙的保守不同,受過日本、美國教育的李在镕一心想要打造一個全新的三星帝國。
  然而,受樸槿惠案件影響,李在镕過去一年缺席三星電子的管理,但三星電子成為全世界最賺錢的公司,2017年全年營收達到239.58萬韓元,打破歷史記錄。然而,盛世之下危機四起,三星智能收購手機銷量在第四季度被反超,內存芯片業務一路上漲漸至天花板。
  為了應對危機,2017年底,三星電子曾在內部重組高管,前CEO權五鉉讓位年青一代管理者,共有14名高管職務變化,并新任命了7名總裁級高管。平均年齡降低5歲到55.9歲。李在镕回歸積極意義巨大,獲釋當日三星電子收盤價為239.6萬韓元,漲幅約3.1%。
  牽涉上述案件前,李在镕曾主導了三星歷史上最大的一筆交易案,以80億美元收購了一家美國汽車零部件制造商,但在此之前,三星甚少涉及海外并購。此外,李在镕還領導三星在生物制藥等領域投資。業內人士認為,三星770億美元現金已為李在镕準備好。
  三星入股比亞迪時,曾有媒體報道稱,三星電子一直為比亞迪提供車用半導體和液晶顯示器,而比亞迪一直為三星提供智能收購手機元器件。但由于智能收購手機增長遇到瓶頸,而汽車電子和電池被認為是未來的發展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與李在镕同行的高管中,金奇南和金喬永皆是半導體領域的專家。
  三星電子中國業務呈現頹勢
  與三星全球業務發展不同,近年來,三星在中國開展業務并不順利。尤其是智能收購手機業務其在中國的市場份額逐年下滑。
  第三方機構Counterpoint數據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三星在中國市場智能收購手機出貨量僅為350萬部,同比下降近六成。而市場份額也從一年前的8.6%下降至3.3%,跌出市場前五。三星在中國市場表現最好的時,市場份額曾一度超過20%。
  三星“note7”炸機門一度導致三星收購手機銷量暴跌
  該機構研究總監閆占孟表示,“三星在中國的失利是由于未能滿足中國消費者的需求,同時中國國內的收購手機品牌又深得中國用戶的歡心”。
  除了收購手機業務,三星電子其他業務也面臨著巨大的危機。其中,彩電市場,受到海信、TCL、創維和的擠壓,三星市場份額持續下跌;空調、冰箱、洗衣機為主的白電市場,三星一直游離在市場邊緣。
  韓國先驅報日前報道稱,2016年,因中國區業務重組導致三星電子員工總數出現7年以來的首次下滑,同比下降5.2%。三星中國員工總數更是下降至3.7萬人,下降了17.5%。由于人口紅利不在,三星已逐步將制造工廠轉向東南亞和印度等地。
  作者 | 新京報記者梁辰 楊礪
  編輯 | 金彧 楊礪
  編輯:金彧 楊礪 劉喆


  科技訊 北京時間5月2日早間消息,Verizon本周二向媒體透露,旗下的Oath子公司已經簽署了一項協議,將四款最受歡迎的App應用程序置入美國的數百萬部三星設備上,并最終通用于全球范圍內的三星產品。2017年6月,Verizon完成收購雅虎后,將雅虎和兩年前收購的美國線上公司AOL合并,整合為Oath公司。
  根據協議條款,Oath的新聞編輯室App、雅虎體育、雅虎金融和Go90收購手機視頻應用程序將預制于所有三星Galaxy S9和S9+設備。
  Oath公司首席執行官蒂姆·阿姆斯特朗(Tim Armstrong)告訴路透社,本次與三星交易,旨在努力獲取內容和合作伙伴的廣告業務,因為越來越多的電視觀眾在移動設備上——而不是通過有線電視和衛星電視——觀看他們喜愛的節目。
  阿姆斯特朗說:“收購手機上的內容消費量持續飆升,我認為品牌企業和消費者都需要更高質量的內容。”
  根據研究公司eMarketer的調查,預計到2020年,在智能收購手機上觀看視頻的觀眾數量將在目前基礎上再躍升8%,達到1.964億人。與此同時,預計電視觀眾的數量將在同一時期下降超過0.5個百分點,至2.959億人。
  這項協議還將允許廣告商在三星的Galaxy應用程序中放置“原生廣告”,或與App顯示內容相吻合的廣告。
  “這將使廣告更近似于直接面向消費者,”阿姆斯特朗說。“沒什么比收購手機屏幕和應用環境更直接了。”
  阿姆斯特朗表示,三星和Oath兩家公司將分享廣告收入,但他拒絕就交易條款置評。
  Verizon收購雅虎后,將后者與AOL合并,創建了Oath公司,至今已有9個月時間。本周二晚在紐約,Oath公司向媒體買家進行媒體展示并概述今年的戰略時,宣布了上述與三星的交易計劃。(斯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