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訊 北京時間5月11日凌晨消息,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有熟知內情的消息人士透露,公司和計劃最早于明年初推出一種新信用卡。
  此舉的背景是高盛正在繼續向消費者銀行業務領域推進,如存款吸納和個人貸款業務等。報道稱,高盛將取代巴克萊銀行成為蘋果的信用卡金融伙伴。
  新信用卡將使用Apple Pay的品牌,后者是蘋果公司的移動支付及數字錢包平臺。
  這項合作可能有助于兩家公司解決自己的優先問題。蘋果公司正尋求提高硬件以外的收入,而支付領域正面臨著來自于銀行和科技創業公司的激烈競爭。高盛則正尋求多樣化自身營收,從交易和投行等機構業務領域向針對普通消費者的金融領域推進。另外,《華爾街日報》還報道稱,雙方合作的內容還包括高盛將在蘋果公司旗下零售店內向消費者提供貸款,以幫助其購買后者的產品。
  蘋果公司和高盛集團發言人均拒絕就此消息置評。(唐風)


  本文來自愛范兒
  根據美國專利商標局的文件,今天蘋果獲得了一項‘圓形顯示器’(Electronic device having display with curved edges)的專利,從專利效果圖看,這種‘圓形顯示器’可能將會用在 Apple Watch 上。
  按照專利文件的描述,這種顯示器中像素陣列可支持圓形或者具有彎曲邊緣的排列,所以這是否意味著 Apple Watch 要變臉了嗎?
  自蘋果 2015 年發布第一代  Apple Watch 以來,每一代產品都是采用方形的表盤設計,外觀上并沒有什么變化。為什么不采用和大部分傳統手表一樣的圓形表盤?這里面其實是圓形顯示器的種種技術限制。
  因為大部分顯示器采用的都是矩形的像素陣列,不能很好適配圓形顯示器。圓形顯示器還可能影響天線對信號的接收。不過根據專利文件,蘋果這次的‘圓形顯示器’專利很可能會解決上述技術問題。
  當然每年蘋果曝光的專利不少,當中很多都不會短時間內實際應用到產品中。這次的專利是否也是如此呢?
  從專利文件上,可以看到這項專利的申請時間是 2016 年 1 月,也就是在第一代 Apple Watch 發布后提交的,蘋果或許在當時就把圓形表盤作為 Apple Watch 的備選方案。
  目前 Apple Watch 已經幫助蘋果贏下了可穿戴設備市場的半壁江山,根據數據分析公司 Canalys 的統計,Apple Watch 2017 年的出貨量為 1800 萬支,在智能手表市場的份額達到 53%,也超過了鐘表大國瑞士的手表出貨量。
  根據前凱基證券分析師郭明錤的預測,今年秋季發布的  Apple Watch Series 4 屏幕將增大 15 %,而且將擁有‘更時尚的外形設計’,不少人預計蘋果會把 Apple Watch 的邊框收窄,做成‘全面屏’。
  郭明錤還預測 Apple Watch 未來的銷量有望達到每年 5000 萬支,而在去年 11 月分析機構 Asymco 就分析 Apple Watch 很可能成為替代 iPod,成為蘋果公司“其它”類別中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之一。
  你想要一款圓形的 Apple Watch 嗎?


【蘋果告知開發者:網頁版Apple Pay來到中國】今日,蘋果公司開始向開發者發送郵件告知,面向iOS的網頁版Apple Pay正式來到中國,開發者目前可以在iPhone和iPad的Safari瀏覽器中為中國客戶提供對Apple Pay的支持。網頁版Apple Pay在兩年前的蘋果WWDC大會上推出,該功能可以允許用戶在網頁版的消費頁面中可以使用內置的Apple Pay功能進行付款。
責任編輯:張寧


  Apple Watch已經更新到了第三代,Apple Watch 3相比前兩代最吸引我的是擁有獨立聯網能力的移動蜂窩版。
  Apple Watch終于不再是iPhone的附屬產品,而且配合已經“退役”的iPhone 6s——把iPhone 6s與Apple Watch 3配對,并開通eSIM卡,出門的時候只需要再帶上不與手表配對的iPhone X,說不定就可以實現“雙卡雙待雙微信”了。
  不可用的移動蜂窩網絡
  抱著這樣“美好的愿望”,我很早就在官網下單了Apple Watch Series 3移動蜂窩版。
  當然,我也注意到了蘋果官網的聲明:移動聯通電信三大運營商中,將最先支持Apple Watch的移動蜂窩網絡服務,但支持的日期顯示的是“今年稍后推出”。
  果粉的信仰發揮了作用:蘋果既然說了今年稍后推出,那就等著唄,反正最遲年底就能用了。
  2017年的最后一天很快就到了,蘋果和聯通并沒有什么要開卡的動靜。過了元旦之后,蘋果官網的那行提示很快就變成了“蜂窩網絡服務于2018年推出”,這個套路簡直讓我欲哭無淚,說好的“今年稍后推出”呢?
  不過,蘋果對這件事的處理也夠“爽快”——既然我承諾你的產品功能無法實現,那我就給你退貨。通過咨詢蘋果官方的在線客服,蘋果給出的解決辦法是只要是在2018年1月1日之前購買的Apple Watch Series 3移動蜂窩版,都可以辦理退貨,即便是超出了14天的退貨期。
  在我退貨后不到一個月,2月13日,聯通官方宣布獲得eSIM一號雙終端業務試點批復,將在上海等6個城市開通這項業務,Apple Watch 3是首款支持這項業務的產品。
  這樣的一波三折讓我很郁悶:虛擬SIM卡就沒有能用的嗎?
  當然有了,其實在Apple Watch之前,小米華為收購手機就已經可以開通虛擬的SIM卡了,主要的使用場景是全球上網。
  無需專門硬件支持的Soft SIM
  小米全球上網的服務介紹顯示:購買全球上網服務后,無需插入實體SIM卡。需達到目的地后方可啟用。
  因為沒有專門的內置芯片,我曾對這樣的全球上網誤解為低價的國際漫游。但實際上這也是開通了當地運營商的一張虛擬SIM卡,只不過鑒別身份的方式主要通過軟件實現。
  按照GSMA協會的定義,這樣的方案屬于Soft SIM,也就是說不再需要專門的硬件來鑒權——或許這就是虛擬SIM卡的終極形態。
  既然全球上網服務這種軟件實現虛擬SIM卡的方式這么方便,為什么不用在本地上網和通話,為什么實體SIM卡還沒消失,還需要eSIM?
  參照Apple Watch 3開通移動蜂窩功能的一波三折,虛擬SIM卡能不能用還是要看運營商的態度。如果給運營商的喜好排個名的話,移動聯通們最熱衷的當屬實體SIM卡,eSIM次之,最不喜歡的是Soft SIM。
  由實入虛的SIM卡
  作為收購手機通信必備的身份識別卡,SIM卡從1991年到現在的發展方向是“不斷瘦身”。初代SIM卡從一張信用卡那么大的體積,逐漸縮小至現在通用的Nano SIM卡,收購手機卡基本上已經“瘦成一道閃電”,到了幾乎不能再“瘦下去”的地步。
  SIM卡對于運營商的意義,類似于你去銀行開通網銀的時候給你的動態口令,不僅保證了安全性,也是你與運營商簽訂使用合約的憑證。發卡的權限掌握在運營商手里,實體卡自然成為運營商們的首選。
  但是對于蘋果這樣的收購手機廠商來說,收購手機的內部空間寸土寸金,想要把SIM卡的空間省出來,只有把收購手機卡做成嵌入式的了——以一顆芯片的形態直接集成在收購手機內部,這樣就能省去SIM卡卡槽的空間,也就是Apple Watch上已經在使用的eSIM。
  除了節省空間,eSIM的技術優勢是可重復擦寫,這樣你就可以很方便的更換SIM卡了。比如蘋果在iPad上推出過Apple SIM,你可以在iPad的系統設置里切換不同國家的運營商套餐。隨著eSIM技術的推進,Apple SIM也由最初的實體卡改為了嵌入式。
  而eSIM在收購手機上的應用,目前只有Google Pixel 2集成了這樣一顆芯片,不過這顆芯片是專用于Google自家的Project Fi,所以Pixel2還是保留了SIM卡卡槽。
  小型設備的聯網
  省去卡槽對小型化設備的意義也更大,比如Apple Watch,想要在這么小的手表里放入一個卡槽,勢必會嚴重擠占其他零部件的空間。對于這樣的設備,最節省空間的eSIM技術幾乎成為了唯一的解決方案。
  所以 eSIM和Soft SIM最大的區別是有沒有實體的芯片。
  eSIM至少還有硬件,只不過做成了“不可拆卸”,連硬件都沒有的Soft SIM成為最不受運營商歡迎的——運營商們不僅失去了控制權,而且用戶切換不同運營商的套餐更加容易,連重新寫入芯片的步驟都省去了。所以你能看到的Soft SIM方案都用在了全球上網這樣的短期漫游場景里。
  eSIM的待遇就不一樣了,除了聯通準備開始試點的用于智能手表的eSIM一號雙終端業務,移動和電信也在推進 eSIM向更小型的物聯網設備上普及。比起收購手機,這些小型設備對eSIM的需求更為迫切——收購手機上的可選方案到了小型設備上幾乎成了唯一方案。沒有eSIM就等于這些設備無法獨立聯網了。
  這樣看來,不被運營商認可的Soft SIM的確“難當大任”,eSIM才是未來。
  至于收購手機什么時候能用上eSIM,不再需要實體卡,這就要看收購手機廠商與運營商的博弈了。至少在技術上,已經有了更進一步的鋪墊——
  作為設計了主流收購手機SOC架構的ARM最近公布了自家類似eSIM的技術:iSIM,不過iSIM最大的區別是將SIM卡直接集成在ARM架構的SOC上。對收購手機廠商來說,都打包到了SOC里,單獨的eSIM芯片都不需要再采購了。